他向世界證明:目的與獲利可以兼得

哈佛商業評論 2022/08/03 14:19(53天前)
【文/張彥文;Photo Credit:Russ Campbell】 喬治.塞拉分最初在保險公司工作,未曾想過企業的使命和營利這類管理議題,但進入哈佛商學院求學之後,他找到了樂於追求的研究目標,同時也是關乎人類發展的ESG領域。

從CSR(企業社會責任)到ESG(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對傑出企業的要求,早已從財務面的股東報酬,延伸至對社會發展、人類生存、環境永續等更高層次的要求,成為今日顛撲不破的普世價值。

但在20年前,相關研究即使在歐美也乏人關注。

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講座教授喬治.塞拉分(George Serafeim)堪稱是ESG領域的先行者。

近20年前、還在哈佛商學院就讀博士階段,他即投入相關研究,當時這是一個很冷門的學問,許多人勸他放棄。

沒想到,ESG如今成為全球企業新顯學,他也成為美國學界及業界ESG領域的鼓吹者,主導哈佛商學院多項ESG相關研究計畫,更是多國ESG政策制定的關鍵人物。

過去幾年來,塞拉分曾任世界最大永續領導機構永續發展會計準則理事會(SASB)首屆顧問,奠定第一套全球企業ESG的財務披露標準,更是影響七大工業國ESG政策制定的關鍵角色,曾被美國著名金融雜誌《巴倫週刊》(Barron's)認可為「ESG投資領域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塞拉分的研究聚焦於了解ESG策略,如何影響企業的財務績效,成果跨越國界,曾在超過60個國家發表。

在全球社會科學領域商業類超過一萬二千名的知名作者當中,塞拉分名列前十大最受歡迎的作者。

這位國際ESG權威,出生於希臘首都雅典,畢業於希臘比雷埃夫斯大學(University of Piraeus),主修銀行及財務管理,之後於倫敦政經學院(LSE)取得會計金融碩士學位,並在哈佛大學商學院獲得工商管理博士。

雖然塞拉分在ESG相關研究的領域居於領導者,但其實這並不是他最初的人生志向。

在進入哈佛商學院前,塞拉分在一家保險公司工作,那時他對於企業的使命和營利能否並存這類議題的感受是「與我的人生無關」。

但進入哈佛商學院之後,塞拉分認識了一個關鍵人物,成為他的好友及學術伙伴:尤安尼斯.伊奧安努(Ioannis Ioannou)。

伊奧安努畢業於耶魯大學,再至哈佛大學取得碩士和博士學位。

二人在博士班同學期間開始討論企業應該如何對員工更好、減少汙染、重視誠信等。

但他們發現,當時很少人認為,這些問題和股東的利益一樣重要,反而相信如果企業以社會利益優先,就無法專注於核心目標(賺錢),懷抱社會利益,無可避免地會變成公司的阻力。

暗藏弊端的經營思維 在今年8月,塞拉分出版最新ESG專書《目的與獲利》(Purpose and Profit),繁體中文版與英文版同時上市。

在書中他分享不少他研究ESG的過程與不為人知的祕辛。

新書指出,2003年左右,他開始投入ESG的相關研究,當時學術界關心這個議題的學者極少。

探究ESG之初,塞拉分發現幾項問題:首先,很少公司提供關於勞動力多樣性、職業災害、員工福利、耗水等等的相關數據。

然而,要建立衡量ESG相關影響的模組、了解企業正在從事的工作,都需要數據。

缺乏數據成為初期研究上的一大障礙。

其次則是紐約華爾街的態度。

許多分析師認為,如果一家企業努力為社會造就正面的影響力,顯得不務正業,也會成本大增;導致在分析師眼中,這些公司的前景難以樂觀。

反之,如果不這麼做的公司,分析師就認為值得投資。

「我們怎麼能活在一個管理者因為做好事會遭到懲罰的世界?」塞拉分深感錯愕。

當時企業界和金融界有一種思維,認為實際觀察企業對客戶、員工和環境的影響是不明智的,這與推動組織內部的價值,毫無關聯。

塞拉分開始認真思考:做有利於社會的事,居然會削弱公司未來的績效,我們應該接受這樣的認知嗎?或者可以努力改變? 若是企業賺錢之餘,希望做有利於社會的事,要有哪些條件?他開始積極投入研究,並大量發表論文。

他與伊奧安努共同撰寫的〈企業社會責任對投資建議的影響〉,入選2010年美國管理學院的最佳論文獎。

堅持推廣ESG不放棄 雖然2010年時,塞拉分已在學術界嶄露頭角,相關的研究也逐步受到重視,不過金融界的態度仍然沒有太大的改變,所謂的ESG仍不成氣候。

塞拉分回憶,2011年時,他曾在一場大型機構投資人的論壇中發表相關研究,卻得到非常淡漠的回應,他感受到現場百餘名的投資專家,對於他所提出的論點毫無興趣。

這對一個初出茅廬的大學教授來說,不啻一記重擊,因為他當時還未獲得教授的終身職,連在這個新領域發表論文都困難重重,所以很多朋友勸他,如果還想繼續學術生涯,或許應該放棄了。

是否該放棄?一度讓他深陷兩難。

幸運的是,他堅持下來,堅信氣候變遷、生物多樣性、產品的安全與品質、職場公平性等議題,並不僅是道德層面的軟性訴求,而是涉及企業長遠發展,甚至人類永續生存的重要關鍵。

要扭轉人們的認知,就必須提出堅實的證據。

塞拉分開始創建了解公司行為的指標與量化的分析架構,希望企業開始了解:一個圍繞環境、社會和治理問題的新興領域正在形成。

在過去的20年中,他一共分析了一萬家以上的企業,實際執行超過30筆的田野調查,並於學術期刊和知名國際媒體發表了無數的論文和相關報導。

包括《哈佛商業評論》、麻省理工學院的《史隆管理評論》,還有《紐約時報》《彭博社》《金融時報》《經濟學人》等。

這些研究向外界證明了一件事:企業領導人需要新的管理典範,在這個典範裡,ESG必須深植於策略和營運之中。

一年半前他曾在《哈佛商業評論》上發表文章指出,若是企業做對ESG策略,對於財務報酬會有正面影響。

營利與行善可以兩全 塞拉分的地位之所以受到重視,在於他的研究提出了實證:做好事和賺大錢,是可以兩全其美的。

實證的關鍵之一是數據化。

以往企業或投資機構對ESG無感的最大原因是缺乏證據,因為傳統的財務報表,難以呈現企業致力ESG所帶來的實際效益,所以無法說服股東與投資者。

塞拉分認為,如果沒有這些數據,外界就會認為公司的成長與獲益,與ESG毫無關係。

唯有提出重視ESG,公司就能愈成功、更永續經營與獲利提升的證據,才能說服大眾。

一開始塞拉分也碰到一個問題,雖然不少公司發表永續性報告,但都是獨立於財務報告之外,讓人很難看出財務績效與永續性績效之間的關係。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調整傳統的會計衡量指標,將ESG可能產生的各種類型影響具體化。

像是改善產品生產流程,或是改變人力發展政策,最終會如何影響到損益表當中的營收數字或成本。

如此一來,企業便可大聲宣示,投入ESG的支出,是未來能為企業帶來長遠獲益的投資,而不是一筆費用。

這也是由塞拉分擔任共同主席的哈佛商學院「影響力加權會計研究計畫」(The Impact-Weighted Accounts Project)推動的重點:以財務面的量化數據,來呈現社會和環境面的影響。

怎麼做呢?首先,將所有類型的社會和環境面影響,轉化為管理階層和投資者能夠理解的可比較單位;其次,讓這些量化數據進行有意義的匯整和比較,也不會掩蓋決策所需的重要細節。

最後,同時顯示財務和影響成果,並採用現有的財務和業務分析工具,來評估公司績效。

另外,2011年在美國舊金山成立的全球性非營利組織「永續發展會計準則理事會」(SASB),也於2018年發表了更全面、完整,質化與量化並行的永續會計準則,將可能影響財務狀況與營運績效之ESG議題列出,已逐漸被全球企業採用。

身為SASB成立時的首屆委員,塞拉分讓企業透過一個共通性的財務編列準則,與所有的利害關係人溝通,說明ESG層面的具體成效。

經過多年推動,近年來全球企業在ESG資訊揭露的品質已大幅提升。

根據塞拉分研究,2011年被納入標普500指數的上市公司中,不到20%揭露ESG訊息,但到了2019年,這項比例已高達近90%。

「如果你的公司不這麼做,就意味著有見不得人的事,」塞拉分如是說。

「時勢造英雄」,投入ESG研究二十餘載,塞拉分基於他的遠見,取得了如今的成就。

一路走來,他強調這段歷程讓他深刻體會,要經營一個成功的企業,或做出有意義的社會貢獻,都是艱鉅任務,卻是關乎人類未來生存的必經之路。

【塞拉分小檔案】 頭銜/哈佛商學院講座教授 學歷/哈佛大學工商管理博士、倫敦政經學院碩士(主修會計、金融)、希臘比雷埃夫斯大學學士(主修銀行、財務管理) ​經歷/哈佛商學院最年輕榮譽教授、哈佛商學院影響力加權會計研究計畫(The Imapact-Weighted Accounts Project)共同主席、氣候與永續發展影響AI實驗室首席研究員、G7七大工國針對企業透明度和整合報告的工作小組成員 更多內容請見2022年8月《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贏在不確定年代〉 https://www.hbrtaiwan.com/magazine/HBR192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