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澤直樹2再掀收視盛況迷因 擺脫「現場第一」緊箍咒 日企疫起拚數位轉型

能力雜誌 2020/11/06 15:39(189天前)


【文/李世暉 圖片提供/達志影像、Gettyimages】

2020年9月16日,接續因病辭職的安倍晉三,菅義偉被選為第99任的日本首相。在就職記者會中,菅義偉強調,因應疫情帶來的數位化潮流,日本政府一方面持續推動「GIGA SCHOOL」(Global and Innovation Gateway for All School)構想,提昇日本學生使用數位設備的能力;另一方面則會積極推動設立新部會「數位廳」,作為日本數位政策制定與執行的司令塔。

而大多數日本企業在今年疫情的影響下,被迫採取「遠距辦公」的工作方式,也開始採用數位工具來因應新的經營環境。在此之前,即便日本國內的經營專家多次疾呼數位化的迫切性,但許多日本企業依舊維持現有的經營思維。企業之所以遲遲無法進入數位階段的主因,則是日本企業無法克服「ROI障礙」與「現場主義」的束縛。

現場不是一切 數據新助攻手

投資報酬率(Return On Investment, ROI)是企業判斷成本與收益的基本法則。在評估成本、時間、收益等營運條件後,企業會訂定明確的經營計畫,以便對內要求企業員工落實,對外能向市場與投資者(股東)說明。然而,由於數位化經營環境變化迅速,日本企業經常無法有效預測推動數位化產生之效益,導致經營者對此躊躇不前,進而錯失帶領企業數位化變革的最佳時機。

加上在數位化潮流出現的2000年之後,日本企業生產效率在徹底的「現場主義」落實下,勉強可與採取數位化管理的歐美企業競爭。但在成功表象下,造成日本企業忽視數位經營工具的必要性,延遲了企業數位化腳步。

「現場主義」是日本企業管理最主要的特色之一,其強調製造的原點在於生產現場,而銷售的原點在於賣場與客戶的直接接觸。習於傳統經營環境的管理者深信,數位化的資訊只是冷冰冰的數據,唯有站在第一線面對面的交流,才能為客戶提供最好的商品與服務。

熱門日本連續劇《半澤直樹2》中,有一位被稱為「平板電腦福山」的角色。在第一季的劇情中,他利用各項統計資訊(大數據),一時之間成功駁倒半澤直樹的飯店重建計畫,但最終卻被質疑「未曾面對面溝通」,讓半澤直樹逆轉局面,取得優勢。這段情節讓日本觀眾深感大快人心的同時,也具體呈現出日本企業的「現場主義」文化。

然而,在肺炎的廣泛影響下,日本企業經營者開始借力使力地落實企業的數位化。新成立的菅義偉內閣,也為此特別編列394億日圓的預算,協助日本企業進行數位化轉型。這項預算的金額,更達到去年的2倍。

2類+5領域 拚數位化

當數位化已經成為不可逆的發展趨勢,日本企業採取的數位化經營手段、工具與目標,也因企業的性質而有所不同。根據NTT DATA經營研究所的調查報告,日本企業的數位化大致可分為「強化競爭力」的攻勢數位化,以及「提昇效率化」的守勢數位化這2種類型。

1.攻勢數位化
包括以數位科技提昇既有商品與服務的價值(客製化)、改變與消費者的互動(電子商務)、進行營運模式的變革(雲端會計)等。

2.守勢數位化
包括以數位科技協助處理業務、業務流程的數位改革,及管理數據的視覺化等。

對於多數的日本企業而言,如果要在最短的時間落實企業數位化,就必須依靠企業外部的系統與專業諮詢。日本國內提供這些系統與諮詢的企業,大致可分為軟體面的跨國IT公司,例如:IBM、SAP等;硬體面的電機公司,例如:日立、東芝等;通訊面的電信公司,例如:NTT、KDDI等。而目前在企業商務系統的數位化業務上,主要依賴電信公司,以擁有日本行動電話市場份額44.7%的電信公司NTT而言,旗下的NTT DATA就主導了日本國內的金融、會計、交通等資訊系統市場業務。

透過這些軟體面、硬體面與資訊面的專業系統與諮詢,日本企業、組織紛紛在內外壓力下積極推動數位轉型,而眾企業在急著導入之前,或可參考以下5個領域的先行者案例,再思考想達成什麼目標與期待。

1.智慧農業
香川縣農協輔導當地農民與系統諮詢企業合作,導入ICT系統來蒐集縣內青花菜的資訊,並結合氣候大數據來預測收成。這套系統由2019年開始測試,在農民的協力下以智慧手機蒐集農作資訊,並於2020年正式運作。由於香川縣的青花菜產量為日本第一,此一系統的目標為準確預測2周後的產量,香川縣農協可藉由穩定的收成來確保市場的價格,進而維護香川縣農民的權益。

2.金融科技
日本三大銀行之一的三菱UFJ銀行與系統資訊業者合作,不只強化三菱UFJ銀行原有的AI系統MUFG AI Studio,能自動蒐集銀行業務所涵蓋的各項數據,還能協助銀行將擁有之大數據,進行探索、取樣與橫向聯繫等運用,作為制定經營策略、創新金融服務的資訊基礎。

3.智慧醫療
宮崎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與系統資訊業者合作,結合醫療影像辨識技術,打造精密的AI診療系統。藉由NTT DATA Services的協助,該醫院能取得美國醫療影像資料庫的數據,提供給醫院的AI系統進行診斷腎臟疾病的深層學習。同時,在AI的協助下,提昇了診療流程的效率,也節省了醫院的行政人力成本。

4.數位教育
町田市位於日本東京都的最南端,包括法政大學、國士館大學、櫻美林大學在內,有許多大學在該市設立校區,屬於日本的「學園都市」。町田市與系統資訊業者合作,設置以中小學階段為目標對象的數位教育系統。町田市提供給試點學校40台Chromebook,透過系統資訊業者建置的Thin client與LTE無線環境,以及學生的個人帳號資訊,可即時進行各種創意教學。在系統資訊業者的協助下,町田市也將試點學校的經驗,整理成一套包括Chromebook、LTE無線、Thin client在內的數位教育解決方案,分享給市內所有的公立學校。

5. AI辦公
日本最大酒類品牌的麒麟啤酒(KIRIN),與系統資訊業者合作,開發AI職人系統來協助制定過濾計畫。啤酒的過濾是為了去除酵母、停止發酵,因此必須考量麥芽種類、酵母、釀造桶等的細微變化,由具經驗的職人負責調整。過去,制定此一過濾計畫必須花費較長時間,且不同的釀酒廠擁有不同的設備,必須個別制定不同的過濾計畫;再加上職人的人手不足,以致無法提昇生產效率。導入AI職人系統之後,在大數據的基礎上,可協助不同釀酒廠職人制定過濾計畫,讓原本一次需要花費6.5小時的作業,縮短為55分鐘。

總的來說,被認為數位落後的日本企業,能否在政府支持、外在壓力的因素下,快步追上數位先進的歐美企業,仍是未定之數。

過去,在不確定的經營環境下,日本企業強力倚賴的是商社與廣告代理商。由這些專業調查的資訊,協助日本企業決定市場的行銷方式與海外設廠的方針。現在,面臨大規模傳染病以及新科技快速發展下,變動更加快速的經營環境,日本企業必須尋求的是跨國IT公司、電機公司與電信公司的協助,藉由其建置的大數據、具特色的AI工具,不僅可因應自身的需求與條件來制訂新的經營策略,也能亡羊補牢追上數位化的革新腳步。當多數日本企業體認到數位化已是一條不可逆的道路時,此一共識或將成為加速日本企業們數位轉型的契機。(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

【完整內容請見《 能力雜誌》2020年11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