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入AI、大數據 對抗「新冠震撼」 日企新戰疫 供應鏈、工作模式轉型

能力雜誌 2020/05/05 11:30(70天前)


【文/李世暉 圖片提供/達志影像、Gettyimages】

2020年3月24日,日本因應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升高,首相安倍晉三與國際奧會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發表聯合聲明,決定2020年東京奧運延期至2021年7月23日∼8月8日舉行。與此同時,新冠肺炎在日本國內的疫情就像是被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快速引發對經濟與產業的衝擊。部分日本媒體開始認為,比起2008年「雷曼震撼」(Lehman Shock)所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此次「新冠震撼」(Corona Shock)的影響將更為廣泛與深遠。

米其林主廚喊紓困
若以日本的股市變化來看,2020年1月之際,日本股市的日經平均指數為2萬4,000點,但在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宣佈新冠肺炎已達到「全球大流行」(Pandemic)的隔日(3月12日),日經指數下跌856點。日本最具影響力的上市企業聯合組織「經團連」(Japan Business Federation)更於3月30日發表「關於新冠肺炎的緊急建言」,呼籲日本政府必須提出即時有效的對策,全面喚起國內消費與擴大對未來的投資。

實際上,日本企業的損失是全面性的。依據日本研究機構Teikoku Databank的調查,在超過3,700家的日本上市公司中,就有1,000家企業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實際衝擊,總營收初估合計下跌1兆日圓以上。其中,最受衝擊的產業,從初期的「觀光旅遊服務業」,轉為「製造業」。例如:以提供本田汽車集團(Honda)化油器為主的京濱(Keihin),因為其在中國的工廠停業,導致營業額從預估的3,280億日圓,大幅縮減至85億日圓,財報也從原本預估的46億日圓獲利轉變為虧損,這也是該公司繼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的第二次虧損。

相對於大型的上市企業,日本中小企業的經營也面臨到極大的危機。特別是觀光餐飲業,即使是全球知名的老店、名店,也都在受創嚴重的中小企業名單之中。舉例來說,位於大阪的米其林三星餐廳Hajime,是一家融合美學、哲學與美食創作料理名店。單客套餐的平均價格超過5萬日圓,即便是平日用餐都必須提早數個月前預訂。可是,進入3月之後,來店消費的人數開始減少。餐廳創辦人兼主廚米田肇(Hajime Yoneda)向媒體表示,光是4月,取消預約的客人就超過200人。若換算成營業額,這家米其林三星的餐廳在1個月內損失超過1,000萬日圓。

各地觀光景點的老店餐廳,也因為觀光客的大幅減少,導致業績受到衝擊。以餐廳的經營成本來看,人事費用占了3∼5成,店租占了1∼2成,其他的費用為食材。日本政府雖然已規劃中小企業的緊急融資計畫,協助其持續營運。但在收入持續下降,而融資負債增加的情況下,多數的飲食店可能在半年之內倒閉。因此,米田肇、日本義大利料理協會理事長落合務(Tsutomu Ochiai)與甜點專門店Toshi Yoroizuka創辦人兼主廚鎧塚俊彥(Toshi Yoroizuka)等人發起連署,希望日本政府正視餐飲店的訴求。米田肇甚至悲觀地認為,若是放任日本餐飲業自生自滅,到了2021年的東京奧運,大量外國觀光客來日本之際,那些知名的日本老店、名店,可能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汽車產業供需失速

另一方面,日本軟體服務公司Xeno Brain,透過自行開發的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分析過去10年的經濟產業新聞關鍵字、公司財報、統計資料等大數據,針對不同的劇本變化,預測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最大的日本大型企業(市值超過3,000億日圓的上市公司)。

首先,針對日本國內疫情擴散時的劇本情境,將外出消費人口減少、運動娛樂設施使用頻率劇降,設定為關鍵因素。對此,Xeno Brain分析受創最深的日本企業分別是經營迪士尼樂園的Oriental Land、全家便利商店、關電工(Kandenko)、前田建設工業(Maeda)、三菱地所(Mitsubishi Jisho)、Zensho Holdings飲食集團、Skylark飲食集團、九電工(Kyudenko)、電裝(Denso)、Kinden等。這些企業,主要是以主題樂園、外食產業與電力設備公司為主。

其次是針對中國國內疫情持續擴大時的劇本情境,將iPhone手機的供應鏈、汽車零組件需求減少、中國觀光客減少等設定為關鍵因素。受創最深的日本企業包括村田製作所(Murata)、良品計畫(Muji)、京濱(Keihin)、東電化(Tokyo Denki Kagaku, TDK)、五十鈴(Isuzu)、日野自動車(Hino Motors)等。

最後是針對歐美疫情持續擴大時的劇本情境,將汽車市場需求減少設定為關鍵因素。受創最深的企業依序為速霸陸汽車(Subaru)、豐田(Toyota)、日產(Nissan)、普利司通(Bridgestone)、本田(Honda)、馬自達(Mazda)等汽車大廠。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國疫情逐漸減緩,歐美與日本國內疫情快速擴散,及東京奧運確定延期等新發展趨勢下,日本企業受疫情影響的產業類別,出現了新的變化。其中,受影響最大的是汽車零組件廠商,例如:大豐工業(Taiho)、天昇電氣工業(Tensho)等;以及汽車品牌大廠,例如:三菱(Mitsubishi)、豐田(Toyota)等。主要原因是汽車市場的需求與供給同步大幅下滑,導致銷售端與供應鏈廠商的收益銳減。其次是外食與休閒娛樂產業。包括Create Restaurants Holdings、G. Taste、東京巨蛋(Tokyo Dome)、中日本興業(Nakanihon Kogyo)等,這些企業受到日本政府「外出自肅」(外出行動的自我克制)呼籲,營業額將受到嚴重衝擊。其三是鋼鐵與工具機製品相關產業。包括Metal Art、虹技(Kogi)、不二越(Nachi)、Oiles等企業,因為全球鋼鐵與金屬市場的持續低迷,供應鏈將出現重組。最後是與觀光產業有關的航空與旅遊業,包括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 JAL)、全日空(All Nippon Airways, ANA)、H.I.S.等企業都受到嚴重影響。

5兆日圓免擔保救急
面對此一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日本的企業乃採取下列的方針積極應對。

首先,善用政府的紓困政策。日本政府已提出5兆日圓的「危機對應融資」,針對業績惡化的企業,提供免擔保、免利息、手續簡便的融資服務。而在稅制支持上,則是適用政府公佈的減稅優惠以及延長納稅期限規定。舉例來說,與過去相比,該月業績下滑幅度超過5%的中小企業與國民生活事業(員工人數9人以下),分別可申請3億日圓的免擔保/低利息(0.21%,1億日圓以內),以及6,000萬日圓的免擔保/低利息(0.21%,3,000萬日圓以內)融資。而該月業績下滑幅度超過20%的中小企業,以及業績下滑幅度超過15%的國民生活事業,更可適用融資免利息之優惠。

其次,以科技進行經營的轉型。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日本企業主要面臨到2項重要課題。一是企業營運持續計畫(Business Continuity Plan, BCP)課題,包括選定重要業務與集中資源、重新評估供應鏈、改變工作方式(例如:居家工作)。一是防止感染對策,包括出差與出國的限制、員工與員工家族的健康管理、會議與員工訓練的科技管理(例如:視訊會議、線上訓練)。上述2項課題,都可應用科技來協助企業進行經營模式的變革。特別是導入AI與大數據的分析、管理與評價系統,可同時協助日本企業對外即時理解與因應全球供應鏈與市場的變化趨勢;以及對內克服新工作模式(例如:居家工作、彈性上班)帶來的聯繫與協調課題。

最後必須強調的是,在全球新冠肺炎的防疫工作上,台灣的即時與正確因應措施,可作為日本之參考。而日本政府與日本媒體,也的確非常關注台灣的防疫措施。然而,日本政府在企業支援與景氣對策上的因應,卻比其防疫工作快得多。在全球經貿關係與供應鏈重組的過程中,日本的企業支援與景氣對應措施,應可作為台灣思考相關政策時的參考。 (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


【完整內容請見《 能力雜誌》2020年5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