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贏家的5G排名戰 華為:美國的頭號公敵之路

能力雜誌 2019/07/08 14:10(43天前)

華為在全球5G市場積極攻城掠地,成為美國穩坐科技業霸主的頭號假想敵。美國不僅發動貿易戰,還全面封殺華為,企圖提前控制其威脅。只是中、美兩方陣營相抗,恐怕全球科技業會一併成為輸家⋯⋯

 

【文/胡林 圖片提供/達志影像、東方IC

美國政府5月中旬以國安威脅為由,將華為及其70家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禁止華為向美國供應商購買技術與零件,除非獲華府同意。華為5月底已向美國法院提告,主張美方此舉違憲。為何華為會成為美國的頭號科技敵人? 

與軍方分不開的關係

1987年,前人民解放軍工程師任正非創立華為起,迄今這家公司已發展成全球最大電信設備供應商,年營收超過1,000億美元,全球員工共達18萬人。但美國自2000年以來,由於擔心中國政府利用華為入侵網路,一直將其視為可能造成威脅的對象,埋下今日處於全球風暴中心的遠因。這也使華為在美國的發展很早就開始遭遇麻煩,其與美國路由器業者展開競爭後不久就受到懷疑,例如:2003年思科(Cisco)指控華為竊取智慧財產權。

美國的懷疑並非空穴來風,根據美國軍方2005年委託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進行的研究報告,提出了華為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有密切關聯的結論。RAND指出,華為與中國軍方保持深厚的關係,中國軍隊既是華為的重要客戶,也是華為的政治贊助者和研發夥伴。在華為營收中,與人民解放軍有關的銷售額最低占1%,最高有6%。

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美國對華為的反制手段轉為激烈。20181月,據傳美國第2大無線電信商AT&T將供應華為手機,但在國會議員及監管機關勸說下放棄了這項計畫。隨著5G的推出,美國對華為的疑慮日漸加深,白宮在1份備忘錄中特別點名華為是戰略威脅。有些國會議員更要AT&T切斷與華為的所有商業關係,結束在5G網路標準的合作。

201812月,美國對付華為的行動再升級,在美國執法部門的要求下,加拿大逮捕了任正非長女,即華為財務長孟晚舟,理由是涉嫌違反對伊朗的貿易制裁。20191月美國對華為提起刑事訴訟,控告的24項罪名包括共謀逃避美國貿易制裁、竊取商業機密等,並且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

今年5月中旬,華府認為華為的設備可能是中國用來從事間諜工作的工具,川普簽署行政命令,在未取得政府許可的前提下禁止華為進入美國供應鏈。這也是川普對該公司採取的最強烈行動。

颱風尾掃到全球業者

川普對華為動手,也迫使全球科技業者及電信營運商選邊站,包括Google、英特爾(Intel)、高通(Qualcomm)、博通(Broadcom)、安謀(ARM Holdings plc.)、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微軟(Microsoft)等軟硬體供應商紛紛避開與華為的關係。英國BT3大電信業者都表示不會銷售支援5G技術的華為手機,日本3大行動電信公司也說正重新考慮銷售華為新機的計畫。

川普對華為的最終盤算仍不明朗,他是想徹底擊垮華為?抑或這只是他與北京正在進行的貿易戰策略之一?可以確定的是,美中貿易戰已演變為一種全面的戰略圍堵。白宮對付華為的背後應有更長遠的戰略目標:爭奪未來5G及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霸權,特別是在5G方面。

華為在這場5G競賽裡的角色有多重要?華為每年投資150億美元在研發上,研發支出方面排名全球前5。根據線上情報平台IPlytics2018年的資料顯示,在5G標準技術貢獻數量上華為居於領先地位,共握有11,423項專利,而另外2大網路設備製造商愛立信(Ericsson)及諾基亞(Nokia)分別持有10,351項及6,878項專利。此外,目前華為在5G市場有238位全球夥伴及57位區域夥伴,2020年在全球將有100萬座基地台。

在全球的5G競賽中,華為擁有清晰的戰略定位,而且有能力量產5G晶片、5G行動伺服器,以及用戶端設備(Customer Premise Equipment, CPE)。更重要的是,相較於其他對手,華為的5G設備較便宜且具競爭力─這也意味著華為在5G追逐戰中占盡優勢。 

中、美沒人是贏家

然而,雖然下重手封殺華為可能充分壓制其崛起,卻也同時為美國零件與技術供應商以及中國製造商帶來負面影響,甚至殃及全球。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駐上海研究分析師賈沫(Mo Jia)說:「這項行政命令將使美國零件供應商及中國製造商同受影響,鐵定是一把劍的兩面刃。」假如美中貿易戰持續,Apple、英特爾及高通未來在中國的事業可能受影響,另一方面,中國的智慧手機製造商也依賴高通的晶片組,若中國禁止或提高對高通的關稅,也將傷害中國的製造商。

由於華為的5G設備較為便宜,即使美國公司能改用其他廠商的產品,卻將墊高成本。愛立信和諾基亞這2家網路設備大廠都不是美國公司,可能在這場美中科技戰中坐收漁利。

賈沫並表示,儘管華為與歐洲國家的關係穩定,但未來可能會有更多國家加入美國陣營。市場研究和分析服務提供商Kantar AMRB的副總裁辛哈(Sukhdev Singh)也說,美國監管機構和政府總是有能力影響其他國家應與誰合作。像是澳洲、紐西蘭就已跟進禁止華為供應5G設備。

另一方面,華為遭到美國主導的國際圍堵,激起中國民眾遷怒於在中國營運的美國企業,近來透過社群媒體抵制Apple的聲浪逐漸高漲,iPhone製造商Apple及其供應鏈恐將首當其衝。而這可能只是前菜,中國正設立非關稅障礙,包括動用海關拖延、加強審查等手段,對付中國營運的美國企業,包括Tesla、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等大企業可能遭池魚之殃。中國的東方等3大航空公司日前也已向波音求償737MAX客機停飛的損失。在中國的美國商會表示,對美國制裁華為的後果「真正感到擔憂」。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97月號,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刊登】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