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感性驅動理性承擔 藝術、管理無界限

能力雜誌 2017/08/08 14:42(346天前)
朱宗慶打擊樂團創辦人暨藝術總監朱宗慶


憑藉著對打擊樂的熱愛,朱宗慶在獲得台灣首位具有打擊樂演奏家文憑後,他放下安逸平順的大好日子不過,卻選擇一條最艱鉅的路─創設朱宗慶打擊樂團,投入校長兼撞鐘的無比熱情,努力讓台灣民眾與世界,看見這股從台灣打擊樂散發的音樂力量。

有人曾向我提出這樣的問題:「藝術家通常被認為是感性的,但是你一路走來,做了許多工作計畫,是否因為你的理性大過於感性,才能做這麼多事?」針對這個有趣的提問,我的答案剛好相反,如果一切都以理性計算,我就不會做這麼多事,實在是因為內心有股強烈的感受驅使我去追求夢想,讓我在面對諸多的懷疑、挑戰和挫折時,能夠勇於相信自己,堅持追求夢想。

對藝術工作者而言,選擇拋開安逸、選擇挑戰,是因為內心仍有一股不能滿足的渴望,以及不願原地踏步的頑強意念;這在多數人眼中,會被看成一種不計代價、不切實際的做法;但對我來說,其實在追求藝術的過程中,還是要以實事求是的工作態度來達成目的,包括前瞻性的工作計畫、尋求各方資源的挹注⋯⋯等,這與一般所謂的「理性計算」,只根據現有的資源去設定目標、規劃資源的分配和運用來增加利潤的策略,完全相反。

為了實現心中的抱負以及實質作品,藝術工作者需要克服的困難實在不少,但在我看來,這就是一個從感性驅動到理性承擔的過程,以我來說,20幾歲就進入大學教書,同時有許多獨奏、合奏的演出機會,此外,教學和演講的邀約也非常多,所以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可以過著很不錯的生活,但我卻選擇了一條最困難的路,那就是創立打擊樂團。

打擊樂團起步難 人才、觀眾悉心培養

我當時的想法是,既然我喜歡打擊樂,就應該要分享給大家,所以在我自維也納返國前,就已經給自己訂了一個30年的短、中、長程計畫,並且在1986年創立打擊樂團時,列出了演奏、教學、研究、推廣4個工作目標。起初,演奏是我最主要的工作,後來加入教學工作,一方面培養人才,同時也在培養觀眾,至於研究工作則是作為演奏與教學的重要基礎根據,有了這個基礎根據後,我們才能再去做推廣工作。

說得容易做起來難,記得打擊樂團剛成立時,當時我是校長兼撞鐘,既要演出也要企劃節目、同時還要做行銷。很難想像當時每張音樂會的票印出來後,還要去稅捐處蓋章,有3,000張票我就得蓋3,000個章,後來覺得像這樣校長兼敲鐘、廚師兼跑堂,一面上台又一面下台服務,全部一手包辦實在很累。後來,基金會於1989年成立,專門負責行政工作,樂團只要認真做演奏的工作就好。而我的角色也漸漸地從舞台上的演出者,轉變成如何去帶領演奏分析、指導團員的藝術總監。如今,不論是年輕有活力的藝術行政工作者,還是很專業又敬業的打擊樂團演奏家,我很開心有這麼多人與我一起工作。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