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占比特幣錢包八成市場,幣託靠這一字訣:「慢」

數位時代 2018/05/10 14:38(159天前)

早上買的熱咖啡,忙到晚上到家才有空喝」,這是幣託(BitoEx)創辦人暨執行長鄭光泰的日常。不過,在人稱「幣圈一天,人間十年」的快步調中,他卻笑說自己動作很慢,「講好聽點是謹慎。」憑著這點,幣託至今用戶數破30萬,按幣託官方估計,其比特幣錢包在台灣市場占有率近八成、比特幣錢包交易量更是全球前五。
無論年紀或資歷,鄭光泰在區塊鏈界算是相當資深,軟體開發經驗近20年,第一份工作就是幫台灣金融機構和政府機關開發大型金融系統,當時他發現,金融有滿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之後又陸續做了嵌入式系統,並在2002年創辦泓科科技,提供企業資安相關服務。2014年,他和創業夥伴看到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後,忍不住用之前創業累積近千萬元的資金成立比特幣錢包和交易平台「幣託」。他說:「我們不太聊未來。這行業速度非常快,需要用非常多時間來做產品研發。」
在他看來,比特幣擁有貨幣防偽、防止重複花費的特質,而礦工就像銀行櫃檯,幫忙做交易確認,架構相當完整,是未來數位貨幣的雛形。也因此比特幣雖只能稱為「0.1版的數位貨幣」,但他打從一開始就用金融架構的角度在經營幣託。「我相信交易所之後是各種應用的基礎建設。」他解釋,雖然現在交易所是數位貨幣的頂層應用,但隨著代幣市場愈趨成熟,交易所將成為代幣經濟的基礎建設。



進駐便利商店,布建比特幣購買最後一哩路

既然要做,鄭光泰決定從最難的開始做起,也就是法幣和數位貨幣的互通。回想自己第一次購買比特幣的經驗,過程相當繁瑣,因此便利性就成為他首要解決的問題。成立一年後,幣託成功進駐全家,讓台灣成為首個可以在便利商店購買比特幣、甚至用來消費的國家。他回想,當時許多國外媒體特地來採訪,覺得既感動又新奇,但他用一貫務實的語氣說:「我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麼好感動,因為對我們來說那是基礎嘛。」就像中華電信挖路牽線到用戶家,幣託就是想做法幣與數位貨幣兌換的最後一哩。
這段過程鄭光泰講得雲淡風輕,但實際上一點也不容易。2015年,社會普遍對比特幣有先入為主的負面印象,與全家談合作的過程其實非常不順利,中間找來律師和會計師、花了半年溝通才促成這場合作。
今年初,幣託也推出數位貨幣交易所BitoPro,提供比特幣以外更多幣種的交易管道。對外界普遍認為開交易所很賺錢的想像,鄭光泰也忍不住吐苦水:「開交易所是條不歸路。」雖然身經百戰,但開交易所需要的資安和資金仍遠超過他的想像,算上設備、工程師薪水、合規等固定成本,「不是幾百萬,可能是要破億的資金。」除此之外,包含無法可管、發票怎麼開、風控怎麼做到找合作夥伴,面臨的挑戰「每一步都是新的」。
儘管已在資安下足功夫,幣託在2016年仍逃不掉遭駭客入侵。雖然該案還在偵辦中、細節不便透露,但鄭光泰表示,他在事發當天立刻找來各個部門主管檢討事發原因,在最痛的時候吸取教訓並訂出新的公司政策,像是電腦全換新且不能帶回家、不明電子郵件不能開等等。「是很寶貴的經驗。」他說。

布局海外,首選星、馬、印

對用戶數逾30萬的幣託而言,現在的挑戰在於台灣市場有限、商業競爭變大。鄭光泰表示,他們預計今年就會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度落地,成立可兌換當地法幣的交易所,這一塊已布局兩年之久。另一個剛於4月發布的新計畫則是「代幣發售」,發行可用於平台手續費的「BITO幣」,雖然白皮書早就寫好,但同樣為了合規而多花了許多時間。
「我們公司做事就是慢。」鄭光泰說得坦白,但慢的另一面其實代表著更謹慎。他透露,別間交易所一個星期做出來的東西,幣託可能要花兩三個月,原因在於交易所就像接了很多分支的水管,就算只是一個小地方的水流不順,也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也因此,幣託有一套控管程式碼品質的方法,會比平常開發多一到兩倍時間,「功能不是看起來穩定就沒事。」
這點也展現在與合作廠商的溝通上。在三層樓、超過400坪的研發中心,其中一層專門開放給全球合作夥伴進駐,「無論規模有多大,還是要請他飛來台灣一趟。」鄭光泰說,其中一部分是資安考量,另外則是方便直接討論和測試產品介接。
這幾年創業讓鄭光泰學到,地基沒做好,是無法蓋大樓的。「你把東西做好,口碑就會出來。」直到現在,幣託仍沒有請業務,而是把時間花在做好基礎建設。「我們是這樣子,慢慢的。」在高速運轉的數位貨幣產業裡,鄭光泰選擇用自己的步調前進。

【撰文:張庭瑜】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數位時代》288期:
https://www.bnext.com.tw/magazines
*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聯繫《數位時代》:
content@bnext.com.tw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