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觀光最壞的時刻 也是最好的起飛點

遠見雜誌 2022/08/02 17:30(116天前)
【文.謝明彧、馮紹恩】

2022-08-01

跨國廉價旅遊,疫情後不會回來了!這是所有觀光業者的最大共識。出國成本墊高許多,造成台灣國旅大爆發,但邊境開放後國旅是否崩盤?專家認為,這是台灣觀光業的最佳起飛點!

國境可望解封,如果說重新來台的海外旅客,能為等候已久的國內觀光飯店、夜市商圈,帶來久旱甘霖;那這兩年半來,因國人出不了國、轉移消費而榮景大爆發的國旅市場,又將可能面對什麼樣的轉變?

「邊境開放後,國旅會不會未蒙其利、反受其害,甚至發生大崩盤?」3月開始開放國外商務客來台,這話題就一直被國內觀光業者私下熱烈討論。有人認為,當悶壞的國人搶著出國,外國旅客來台人數卻銜接不上,疫情誕生的「國旅觀光紅利」將快速流失,甚至造成國旅市場大崩盤。

機票變貴、全球塞機、變種病毒,觀光消費一半以上留在國內

銘傳大學觀光學院院長林青蓉表示,瞬間崩盤其實有點危言聳聽,就算國門重啟,有三大因素依然能讓國旅市場不至於立刻崩盤。

第一,是跨國旅遊的成本大增和便利性大減。許多人還懷念著疫情前,每個月搶廉航的零元機票、去一趟日韓五天不到兩萬、一年出國五六次的輝煌歲月,「但這些,疫情後都不會回來了。」

疫情導致許多廉價航空品牌收攤,傳統航空客艙改為更賺錢的貨艙,機票供給減少,千元以下特惠機票早不復見,票價更是大漲三至五成,「以前兩萬就可以去日本玩三天,現在可能連機票錢還都不夠。」

其次,全球各大機場人手不足、嚴重塞機。桃園機場以前旅客從降落到離開,可能只要30分鐘,現在光是檢疫填單排隊,就得花上兩小時,這不只發生在台灣,歐美、泰國、日韓都出現,「假期有限,如果出入境就會吃掉一整天的時間,很多人可能會決定再等等。」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變種病毒讓疫情狀況時好時壞。小孩還沒有疫苗、長輩也會擔心,沒有人會只為了出國玩,就讓小孩或長輩暴露在重症、甚至死亡的風險下,這也等於綁住了所有家庭客、樂齡族。

三大因素下,林青蓉指出,至少會留下一半以上的旅遊消費在國內,國境解封,國旅並不會立刻大崩盤,而是以「緩步下滑」方式,以2∼3年的時間,隨疫情發展而慢慢回歸修正,「因疫情而投機搶快、抱持過往淺碟旅遊模式的業者,確實很可能會被淘汰;但這兩年來努力提升旅遊內涵的業者,卻有機會在這波調整中,逆轉勝出。」

國人更重VP值,「坐地起價」和「偽出國商品」首當其衝

暨南大學觀光休閒與餐旅管理學系教授曾永平抱持類似見解,疫情讓台灣人開始探索島內深度旅行,漸漸走出過往國旅一味只求「高CP值」的低價,在體驗到「真正有品質的國旅」後,更重視「價格是否與價值相符」的「VP值」,如果某樣旅遊產品讓人覺得「價值與價格不相符」,一定會在國境開放之後,率先回檔。

匯集專家意見,邊境開放後,有三種因疫情興起的旅遊商品最危險,分別是「豪華露營」「低品質民宿」「偽出國食宿」。

疫情讓民眾憧憬戶外,帶動「豪華露營」興起,帳棚內有空調、冰箱、沙發、床鋪,營區還提供餐廳等級的三餐,宛如「沒有牆壁的五星級飯店」。然而,豪華露營被炒熱後的高價格,卻也種下泡沫化隱憂。南投某些豪華露營區,雙人入住一晚價格8800,每增加一位再多4000,一家四口前往,一晚就得花掉超過2.5萬;有些更高檔的,甚至一晚就破萬。

「當國境解封,消費者有價格更低、品質更好的旅宿選擇時,豪華露營很難維持競爭力,」曾永平警告,對比去年豪華露營全盛時期,許多熱門營區根本訂不到,今年很多營區都發生入住率大幅下滑的退燒窘境。

其次,這兩年每逢假日知名景點人潮洶湧,旅宿供應不足下,很多業主搶快,把套房改為民宿,訂出堪比度假飯店的價格,搶賺觀光財。這類民宿大量出現在墾丁、小琉球、清境等國旅熱門景點,消費者付了高價,卻發現房間品質低落,各種負評也充斥網路。

「澎湖以前3天2夜的團8000元,現在要到2萬,業者抱定台灣人不出來玩就渾身不對勁,把產品價格拉高,還是有人願意埋單。」在澎湖長期經營深度旅遊的沿菊文旅創辦人高世澤不禁感嘆,當邊境解封後,這批過於昂貴的民宿,就是倒閉的第一排。

不會崩盤的旅宿業:深化VP值,提供在地化更好的體驗與服務


最後,則是「偽出國商品」。The One南園執行長劉邦初分享,這兩年,有一些非常高等級的園區、餐廳或飯店,現身市郊或山林,環境規劃讓人如同置身日本、峇里島,一秒就到國外。這些產品本身非常優秀,品質也無話可說,疫情期間確實吸引許多金字塔頂端消費者,預約排到幾個月後。

「但因為定價高昂,解封後,消費者用一樣的錢,可以直接飛出國體驗原汁原味,一定會造成衝擊,」劉邦初認為,金字塔頂端客群是最有能力第一時間就飛出去的一群人,主打「偽出國情懷」的業者,維持榮景多少有變數。

「在劣幣遭環境淘汰的現在,正是台灣發展優質觀光的起點,」雄獅旅行社總經理王岳聰觀察,在疫情中還能存活下來的業者,多數都是能提供深度旅遊、優質體驗、在地人文創生,「解封後,這些品質提升的業者,不僅能繼續吸引國內旅客,也能讓外來遊客一造訪就愛上。」

「深度體驗」這四個字,這兩年半來,觀光業不斷強調,但到底怎麼做,才能真的讓旅客感受到「深度」?  

對提供終端服務的旅宿、餐飲、景區業者,劉邦初給出一個明確的方向:生活提案式的一站式旅遊。

不只強調來這裡可以吃到哪些美食、看到哪些美景、進行哪些遊樂,而是這些旅遊內容的背後,各自代表了什麼樣的在地意義、闡述出什麼樣的環境故事,所有串連起來後,又想傳達哪一種「更美好的生活方式」?

「當你把旅客帶到一個令他們神往的生活想像,再透過每一次用餐、每一趟賞景、每一場手作,房間裝潢、餐具裝飾、食材條理,去印證那個生活想像確實那麼美好,客人就會沉醉其中,也就是最深度的體驗之旅,」劉邦初說。

例如,南園今年以「大人理想的藝術行旅」為提案,把園區設定為「沒有牆的美術館」,在園內管家帶領導覽下,旅客可以透過建築、光影、聲音、餐食、造景、雕塑,以五感體驗東方與西方、古典與現代、自然與人文不同的藝術規劃,與國內外藝術家相遇。

例如南園的主建築,是台灣建築之父漢寶德以榫接方式打造的亭台樓閣,融合江南造景、閩式建材、巴洛克洋樓等多元風格,體現的是中式傳統建築之美;近年又邀請日本負建築大師隈研吾,使用榫接工法、交錯木條建造出宛如剖半竹簍的「風檐」雕塑,讓古典與現代的藝術對話。

園區今年導入「國際奔牛節」,27頭不同城市意象的彩繪奔牛雕塑,散落在園區,例如,西瓜牛、巧克力牛、彩色牛、氣勢牛等,現代西方雕塑與古典中式建築,成為鮮明又有趣的對比。

又或者,園區不用除草藥劑,隨著季節各種蟲鳴鳥叫,迴盪在園區林間綠地,建築內則播放黑膠唱片古典樂曲,讓聲音的變換從自然到人文,卻又彼此銜接。餐飲上,劉邦初請來法餐名廚簡天才及食材研究家徐仲,將經典辦桌台菜解構重組,例如,紅燒蹄膀轉化為法式肉捲、佛跳牆抽取出關鍵食材改為法式清湯,隨著管家說菜,帶來不同的飲食文化思考。

劉邦初說,這些不只是想帶遊客體驗「南園為你精心設計」的各種藝術創造,更希望透過五感,引領遊客看見藝術如何發生在生活中,不是只有出來玩才美好,只要多在乎一些生活點滴細節,每個人都能創造生活新體驗。

「當遊客有感,就會期待下一季再來,看看這裡有哪些新的主題展覽,不同季節時建築與自然的風景變換,」劉邦初說,這就是深度體驗帶來的回流客,他們願意一來再來,甚至遇到疫情時,「要求不用退款,保留做日後復業時的預約,」成為經營者面對疫情不穩下的最有力支柱。

能再成長的旅行社:從送客到集客,串連整條遊程體驗升級

對於串連消費者各種訂房、交通、預約等中間段需求的旅行社業者,林青蓉指出,必須從過往「送客」的角度,轉向怎麼去連接旅客跟在地的體驗,成為「集客」的角色。例如,雄獅旅遊這兩年把自己化身為「樞紐」的概念,串連優質交通、觀光場域,帶領整條旅遊供應鏈一起升級,就是個好例子。

疫情期間,雄獅董事長王文傑就帶領整個集團,和地方業者一起提升整體旅遊的服務品質。鐵道觀光方面,雄獅和台鐵合作,將鳴日號的中高端服務與觀光車隊建置完整,鳴日廚房就提供移動美食饗宴,這是台灣未來行銷國際很重要亮點。此外,也推出平價懷舊的藍皮列車,主打低價位的市場。不只如此,還有像是本來就極具特色的阿里山森林鐵路火車,也是鐵道旅行的重點之一。

又或是旅遊電商KKday,去年推出獨立於主站之外的「KKday商城」,不只提供供應商可以自行上架商品,讓商家經營自己的品牌,並透過後台預定系統Rezio,整合金流、自動寄送憑證、庫存管理等功能,讓供應商在疫情期間可以透過自建官網,快速數位轉型,加值整條旅遊產業鏈。

「當業者的接待品質提升,不管國內旅客或外國遊客,一造訪就會愛上台灣這塊土地,」王岳聰強調,國旅市場隨著解封,緩步消退1/4∼1/2之後,依然會屹立不搖、甚至成為更受歡迎的最後贏家。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