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呼吸的」全要了!半導體業急喊:大廠不要搶我的學生

遠見雜誌 2022/04/11 17:29(74天前)
【文.彭杏珠】

2022-04-01

近年來,在中美貿易戰、新冠疫情、台廠回流、晶圓荒、少子化、理工生銳減等因素下,形成半導體人才荒「完美風暴」,從IC設計、佈局、研發、製程到設備工程師全面吃緊。台積電、聯發科聯袂調薪、放寬徵才條件,並前進私立大學、科大搶學生,影響所及不只半導體業,更波及所有製造業,這已非單純的人才戰,而是動搖產業的國安議題!

台灣半導體「人才荒」,簡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過去,台積電(簡稱台積)非「台交清成」碩、博士生不用,現在,不僅向私大、技職生招手,釋出實習、工作機會,還跑到校園搶學生,讓業界驚慌不已。

三大產業鏈,從門當戶對到鬆綁徵才標準


半導體涵蓋IC設計、製造與封測三大產業鏈,以往各取所需、相安無事,均能找到「門當戶對」的人才。

豈知,2020下半年反轉了。當時,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資學院院長施天從已獲知,「大廠缺人缺到要放寬徵才標準」。果然,今年台積就主動到高科大洽談實習、徵才事宜。

台積更擴大與北科大的合作。北科大電資學院院長黃育賢說,五年前,台積派業師到電資學院開設「28奈米IC佈局」課程、引進實習生,近年因人才荒,首次開放工程、機電學院大四、碩士班實習機會。

而身為台中唯一培育高科技人才的國立科大「勤益」,十幾年前就開設「積體電路與系統應用」學程。去年台積、聯電也首次釋出電機、電子系實習機會。

大廠對國立科大拋出橄欖枝,還走進私立科大校園。「私立科大一直是封測業重要人力來源,打死都不相信台積會搶我的人,」一位封測廠人資長搖頭說,萬萬沒想到,台積會跑去跟他長期合作的私立大學、科大對接。

台積以竹科、中科、南科三大據點,就近找合作學校。去年2月首次找明新科大推薦理工科實習生,隔月就到校辦說明會,一辦就是三場,有11位學生通過面試實習。「明新開的條件,是實習生薪資要比照正職,台積答應了,」明新電機系主任林清隆說。


圖/半導體的IC設計、製造與封測三大產業鏈,陷入人才供不應求的困境。賴永祥攝

去年8月,台積「先進封裝營運處」龍潭廠廠長拜訪龍華科大,誠徵「模組副工程師」,希望推薦應屆畢業生、校友面試。龍華科大研發長陳永裕說,真是史無前例,有六位工科應屆畢業生錄取。台積甚至同意加入龍華於2012年首創的「訂單式就業學程」,並派業師參與教學,開放大四生實習,藉此培育人才。

台積也向南部的雲科大、虎尾、南臺、崑山科大要學生了。

南臺科大工學院學生近6000人,學生已被預約一空。2020年10月,南科台積三奈米廠廠長、處長、人資共六位首次拜會南臺,去年暑假即有29位學生參與全年實習課程。由於表現良好,今年元月啟動第二次招聘,有70幾位學生參與面試。「3月初,南科三奈米廠黃光部主管特地來校表達感謝,」工學院院長王振乾欣慰地說,這是前所未有的事。

今年3月9日,台積南科廠的技術主管、人資也主動拜會雲科大工程學院,院長王健聰表示,他們希望學校鼓勵雲科大碩、博士生踴躍應徵設備、製程、製程整合工程師等高階職務,顯見求才若渴。


圖/製表:彭杏珠

企業擴大實習機會,鼓勵私校生趁早入行

不只國私立科大,大廠連私立大學也掃一遍。中華大學資電學院院長連振昌表示,去年12月,台積、力積電、元太、緯創首次參加實習說明會,兩梯次共150位學生,擠爆會場。「目的就是要電機、電子系的實習生,以及馬上可上班的畢業生,」連振昌說,今年僅30、40位於大四上學期修滿畢業學分,以後會鼓勵同學盡早修完課,以便大四下可以實習。

今年春節前夕,台大電資學院院長張耀文參加在聯發科工作的學生婚宴,被告知「連國際IC設計大廠也只能招募到私大學生」時,歎口氣說,「沒辦法,台灣真的缺理工人才。」

中華大學的老師知道缺人,沒料到缺到這種程度。業界紛紛擴大實習機會,長期合作的聯電,3月30日再加開一場說明會,希望多招電機、電子系學生;緯創則與資工系合作,找到20個實習學生。

大廠一邊搶學生,一邊調薪搶人才。2021年元月,台積開出第一槍「全面加薪20%」,大學新鮮人起薪3萬6000元,下游封測廠只好加碼至3萬7000元。有IC載板大廠對學生喊話,正常班月薪沒有4萬、輪班沒有5萬,都不要去。

2021年9月,聯發科再補一槍,「碩士年薪上看200萬、博士250萬」。還鼓勵員工推薦人才,可獲得超過5萬元價值的辦公室神椅、Gogoro電動機車等獎勵。並首度提供轉職專業人員獎金,2021年10至12月報到者,依資歷加發15萬至25萬元。

連實習費也跟著上揚。一位私立科大生說,他在校外實習時月薪2萬7000元,學弟直接加到3萬4000元,僅一年,落差就好大。

南茂更擴大與南臺科大的合作,派業師與工學院開授半導體實習課程,斥資900萬捐機台、設置封測實習實驗室,今年首次預聘工學院、商管學院相關科系學生,升大四或研究生可申請獎助金,大學生每月1萬、研究生1.5萬,最高48萬元;大學部實習月薪3萬、研究生3.35萬,如通過考核轉正,追算實習年資。

王振乾樂開懷,「學生到南茂實習,每月最高領4萬;群創更加碼,大三生同意大四去實習,先給5萬,實習月薪3萬且不綁就業,畢業不用到群創上班。」

從調薪到提高學生獎助金,就是想吸引人才。棘手的是,理工人才嚴重匱乏,老師每天都被追著要人。


圖/私立科大原是封測廠重要人力來源,現在大廠也進入校園搶學生了。張智傑攝

被上、中游壓著打,封測廠覓才現斷層

2020年8月,從銘傳到明新擔任校長的劉國偉感受最深:銘傳以商管學群為主,每年有幾個會計職缺就不錯了,到明新時,巧遇半導體人才荒,業者拜會的第一句話就是,「有理工學生可以給我嗎?」

去年底,景碩科技在明新附近蓋第三廠,一口氣要3000個學生,電機、電子系各與景碩合辦產攜專班,提供90個實習生,仍供應不求。

劉國偉比喻,聯發科、台積位於紫禁城內,大廠原只用第一環的台交清成學生,二線廠及封測業對接二、三、四環學生,現在大廠連七環的航太維修工程師都搶光,不在內的新八環,如高中職電子科年輕師資也被挖角當工程師,年薪是大學教授的二至三倍。

2021年,有私立科大電機系主任陪封測廠到高中辦說明會,學生提問,「一定要電機、電子科學生嗎?需要具備什麼條件?」主管回答:「只要願意動手做就可以,不管是幼保、餐飲科,都可當儲備幹部。」

與會人士無不咯?一下:「這不等於只要會呼吸的,全都要了嗎?」

半導體業的現況是:從IC設計、佈局、研發、製程,到設備工程師全面吃緊。

崑山科大學術副校長兼工學院院長周煥銘說,人才吃緊到台積連設計、研發,都放寬到中字輩國立大學,相關職缺也開始以「理工見長」的私立大學學生為主了。

甚至有些職缺無經驗者均可從頭培訓起。今年台積錄用明新三位應外系、二位電子系學生,有良好外語溝通能力即可,受訓後,要派去美國亞利桑那州新廠當光罩工程師。

當大廠往外環搶人時,首當其衝的,是平均薪資較低的下游產業。封測廠矽格人事資深處長林汶說,「2000年,隨時有一堆人等面試,2017年逐漸減少,2020年至今,一天比一天慘,四座工廠特別加請工讀生打電話約面試,常常打10通僅一通成功,約好還被放鴿子,人才斷層非常嚴重。」

有位人資長更欲哭無淚,「我幾乎白忙一場,去年好不容易增加210人,到年底員工數還是一樣。很難想像,大廠連我家小主管都用月薪近10萬挖走。」

欣銓科技人資服務處處長周可恆說,「半導體上中下游原本唇齒相依,適才適所,這兩年外商挖角,上游搶中游,中游再往下游找人,不斷惡性循環。」且大廠習慣從配合廠商、協力廠下手,服務窗口表現不錯,直接被高薪挖走。即便欣銓年年加薪、營造好環境,仍有不少工程師跳槽。以前封測廠離職率5至7%,去年已突破二位數。


圖/半導體人力需求全面吃緊,連外商也頻頻向國內人才招手。Intel提供

位於新北泰山的南亞科也感同身受,主動避開大廠,就近與台科、北科、明志、龍華、健行、台北城市科大合作,共引入400位實習生,有12位升上設備工程師。

去年4月,決定投資3000億蓋新廠,至少需要2000人,人力資源處處長謝章志歎氣,「基層工程師都往大廠跑,尤其五年內未婚的,離職率最高。現在應徵者不管工作內容,直接談待遇,壓力非常大。」

封測廠幾乎被上、中游業者壓著打。連第四大封測廠矽品,都主動釋出70幾個實習機會給勤益科大。

當矽品得知,菱生與勤益合作產學專班五年,取得穩定務實人才,還要增至兩班時,也希望合辦專班,以培育人才。

勤益電子系主任何岳璟說,「這兩年半導體人才需求龐大,有點出乎預期,業者都要理工科系實習生,美光也因擴廠,主動找勤益推薦IC設計人才,學生已供不應求,難以滿足需求。」

不只大企業,崑山科大學術副校長周煥銘說,五年前,某半導體廠發現缺人時,深怕未來搶不贏大廠,提早與崑山合作,由於技職生穩定性高,成為該公司重要人才來源之一,還提供業師、教材開設「半導體製造設備概論」「操作手冊閱讀訓練(英文)」課程,實習生月薪3萬6000元,免費提供單人套房及接送,如願意續任,獎金7萬,起薪4萬7000元。

周煥銘進一步說,以往私立技職生想進大廠不容易,現在電機、電子、機械、環工等科系,只要擁有證照的畢業生,各家都搶著要。大廠就像吸塵器吸走人才,有兩家下游廠主動與學校合開人才養成班,每年有40位理工學生,不無小補。


圖/製表:彭杏珠

苦幹實幹被看見,技職生成新寵兒

根據104人力銀行調查,2021年第四季,半導體業人才缺口創七年新高,想進半導體的求職者,平均可分3.7份工作,是整體「求供比」1.7份的二倍多。

半導體職場熱絡,連帶提升私大、科大理工系所註冊率,今年龍華工程學院平均註冊率99%。高科大電資學院院長施天從也隱約發現,有點迎來第二春的感覺 ,「高科大電資學院近三年碩士招生愈發競爭,今年報名人數比前年成長近50%。」

誰也想不到,人才荒意外讓技職生成新寵兒。施天從認為,台灣半導體傲視全球,人才是靠大學、技職體系共同分工培育而成,缺一不可。技職重視實作精神,早在諸多領域默默貢獻,只是一直被忽略,現在終於被看見了。

儘管從研發、製程到設備工程師都不足,最缺的還是輪班的設備工程師。據台積工程師指出,設備工程師仍以國立碩士生為主(極少數私立碩士生),但年輕人價值觀改變,不想做高壓、輪班工作,導致流動率攀升,台積為解決困境,只好設置新職缺「模組副工程師」,以減輕設備工程師壓力。


圖/龍華科技大學電機系針對半導體製程特別成立實驗室。陳之俊攝

但,一時三刻要去哪裡找數千個模組副工程師,只能找技職或私大生了。「其實,就是設備助理工程師,工作內容、薪資差不多,頭銜變好聽而已,大廠已到了『無魚,蝦也好』的地步,」一位科大教授說。

不過,「適才適所」仍很重要。陳永裕認為,龍華定位清楚,就是培養實務、提供創新技術服務的人才。對弱勢私校生而言,以前根本不可能到台積實習,現在大四就能去,還有機會當模組副工程師,將來年薪百萬不是問題,頗具吸引力。

但如此一來,將排擠到其他製造業的人力來源。台灣98%為中小企業,半導體全面加薪,中小廠難以跟上腳步,更加劇薪資M型化。多數廠商抱怨,從不敢跟大廠搶一線學生,都與三、四線對接,大家都很缺輪班工程師,現在,大廠跟小廠一起搶私校技職生,大廠問題解決了,卻帶給其他人大麻煩。

由於IC未來可應用層面非常廣,業界預估還有「黃金五至十年」,以人才短缺的現況來看,搶人大作戰才剛開啟。業界不免憂心「IC的黃金十年,恐是製造業人才荒的黑暗十年,勢必得加快自動化腳步」。

陳永裕月前收到土城一個「2萬8000元」的機器維修職缺,乏人問津,如果連平均薪資最高的半導體都缺人,遑論傳統製造業了。

高教、大學考招制度,應即時調整改革

此時,政府如不調整高教、大學考招政策,影響不只半導體,而是所有製造業。張耀文憂心說,半導體植基於數十年產官學三位一體、緊密合作所建構的理工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教育結晶,培育量多質精具競爭力人才。現正走向「自殺式的教育與升學制度」,後遺症已顯現,會讓人才荒雪上加霜。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指出,去年台灣ITA(適用資訊科技協定的高科技產品)出口占55.49%,如果除了台積,都面臨資金排擠、人才短缺,這已是國安議題。就像2014年的功夫驚悚片《一個人的武林》。江湖上出現一位絕頂高手(指台積),固然是武林之福,如造成其他高手走投無路,那會是寂寞的武林?還是endangered(瀕危)武林?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