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東故事館 再續誠品未竟之夢

遠見雜誌 2020/10/30 16:39(30天前)
文/馮紹恩 攝影/池孟諭


今年4月,一則新聞刺痛台東人的心:「誠品要走了。」

今年受疫情影響,誠品已經收掉10間書店,其中以台東店跟敦南店的關閉,引發最多討論與迴響。

時間拉回2007年10月,誠品在「台東故事館」正式開幕,由時任誠品副總經理的吳旻潔(現為董事長)代表出席。但是撐了13年,台東誠品店還是選擇在今年4月底結束。

這件事對台東民眾來說,相當震撼,許多人打電話到縣府表達關心。縣長饒慶鈴為此更數度解釋,4月17日在臉書寫下:「誠品的離開沒有對錯,乃因緣不俱足。」

如今,改由「左岸生活設計」接手打造、和縣府簽下長約的台東故事館,又在9月底重新敞開大門,彌補了台東人心底的遺憾。

定睛一看,新館變身後變得更加明亮,一樓明淨的玻璃窗內透出不少翠亮綠意,而白黃色調的溫暖燈光,像是一句無聲的「歡迎回家」。

推開大門,左邊滿是漂亮的室內植栽,一樓右側則有些書架、裝飾古董跟一處藝術展演空間。步上二樓,書就像一格一格的「精緻餐點」散布在座位間,這裡有咖啡廳、親子閱讀空間跟多功能教室。左岸生活設計讓這裡更像台東人的愛巢,要重新安撫在地人的愛書心情。

台東人的過去
我們有誠品、但花蓮沒有


為什麼誠品的離開,會讓台東人宛若經歷「失戀」?擁有一家書店,真的對台東人這麼重要嗎?

「台東跟花蓮差在哪?我們有誠品、花蓮沒有。」這是很多台東人介紹故鄉時常說的玩笑話。誠品選擇駐留台東,對以往平靜又貧瘠的台東,可說是走路有風。

當地長大的作家徐慶東回憶,台東故事館是他從小看到大的精神象徵:「它的前身是地政事務所,旁邊原先是稅捐處,也就是俗稱的『洞洞館』,」對很多老台東來說,這兩棟建物不僅充滿古意,更在心中種下美的種子。

後來誠品進駐台東故事館,徐慶東開心極了:「建設可以讓城市進步,但文化可以讓城市變得偉大!」他認為,台東有了誠品,不僅代表榮耀,更是象徵地方文化的重要地標。

而對新生代作家周紫宸來說,和誠品的相遇,宛若一場和文學的戀愛。

高中時,她一踏入誠品,立刻被許多文學著作深深迷住,宛如接受一場精神上的洗滌。「接觸到文學類的書,像馬奎斯的《百年孤寂》、張愛玲的《小團圓》,我第一次感受到,這裡跟學校圖書室有多麼不同!」

爾後,周紫宸的創作起點,就是在這裡遇見有著漂亮藍色封面的泰戈爾詩集《飛鳥集》,「泰戈爾的語言跟想像世界,具有神話般的色彩,跟我對台東的感覺很像,」當天回到家,她生平首次開始提筆寫作,「盯著一大片空白紙,超想寫些什麼,但不知道怎麼寫?」她笑說。

台東人的現在
誠品走了,回來還能去哪?


若要比喻,台東與誠品的緣份,就像場談了13年的戀愛長跑,故事的盡頭,不是結婚、就是分手。

周紫宸直說,誠品的離開令她悵然若失,「你在這邊突然就要走了,那我回鄉要去哪裡?」每當她回台東,最常做的事,就是在誠品耗上一整個下午。不久前得知誠品要關,她連續兩晚都輾轉難眠。

「誠品的離開讓我很震撼,」同樣不捨的徐慶東能夠理解,儘管誠品已在這裡灑下閱讀的種子,但同時也面臨經營的壓力。他認為,若台東人沒有「奉養」這些書店,文化空間的確不易存活。

職權上負責台東故事館的縣府文化處長鍾青柏透露,為挽留誠品,縣府曾付出許多努力,如砸下650萬元整修房舍,可惜仍是徒勞。

身為台東人,鍾青柏由衷感謝誠品陪伴台東走過13年,也跟誠品保持彼此不說惡言的默契,就像戀愛談到最後,希望雙方能好聚好散。

然而,誠品不是什麼都沒留下。

它種下的閱讀種子,近年蛻變成民眾在生活美學跟日常品味的追求,誠品不僅是台東的一間書店,還是市民們的「公共空間」。

周紫宸觀察,過去民眾到誠品,有母親會帶小朋友來讀童書、有阿姨帶著寫生簿畫畫,「大家都來看書、不買書,很像圖書館的學習資源中心。」

徐慶東則認為,誠品終究是一間都會型的商業書店,雖然努力策劃許多在地作家、藝術家的座談,但那僅是書店行銷一環,並沒有萌芽出屬於台東的文化風格。

經過誠品的多年薰陶,如今台東民眾要的不僅是一間書店,而是一扇開啟台東在地文化的大門,這也是地方藝文人士對即將接手的左岸團隊,最深的期許。

台東人的未來
多角化經營、編織地方故事

在四個多月的空窗期裡,台東故事館曾經歷二次流標,最終才由左岸取得經營權。

鍾青柏解釋,為了要確保接手的團隊能夠運作順利,縣府選擇站在公共財的角度看待故事館經營,希望以後這片空間具備一定的公共性,加上考量誠品之前的營運困境,民眾看書得多、買得少,因此便把租金調降近半,減少營運團隊的壓力。

為何左岸能夠脫穎而出?鍾青柏分析,「第一印象就是務實,他們提出明確的財務報表,不打高空,也提出經營上會碰到很多狀況,誠實地跟我們說,這個地方不會賺錢。」

這般的務實態度,來自左岸生活設計母公司,負責經營台北草山行館、宜蘭縣神農青舍的「力譔堂」。

「我們會依照不同建築、民眾需求跟城市性格做規劃,」左岸生活設計總經理黃秋萍坦承,要達成損益兩平,「樂觀估計至少要六到八年。」

既然賺錢不易,連誠品都待不住了,為什麼還要來爭取?黃秋萍話鋒一轉,談起了經營策略,她認為,台東故事館並不是一間書店,而是多角化經營的「故事館」,除了賣書,今後也希望透過像是二樓餐飲、場地租借等管道,達成收支平衡。

而為便利地方民眾需求,左岸也在館中規劃許多免費服務,比如一樓免低消即可入座,二樓親子閱讀區域也不收費,家長可以帶著小朋友來看書、參加親子活動。公司也會按照縣府期待,每年舉辦至少75場的藝文活動,維持地方文化的熱度。

更特別的是,台東故事館請來擁有豐富經驗的在地餐飲職人簡志勳,他將一樓原先星巴克的空間規劃為「溫度釀製所」,白天販售日式早午餐;晚上用無國界餐點和紅白酒來吸引中高階顧客,「讓一個女孩子來這邊喝酒,可以輕鬆又安全。」

在10月初的兩個連假,黃秋萍看見不少民眾拿著書到櫃檯排隊結帳,當店員告知因為開幕活動有折扣時,不少顧客卻異口同聲說:「想用原價來支持我們!」令黃秋萍無限感動。

誠品走了,但重新出發的台東故事館,依舊值得走一趟,體驗這裡的悠閒典雅,感受不同於以往的特殊氛圍。

儘管告別了誠品,但台東的文化火苗,依舊旺盛地燃燒著。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城市學》頻道;更多文章請上官網:https://city.gvm.com.tw/】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