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留住幼苗 迎向下一個百年...首位女樹醫詹鳳春 幫老樹續命!

財訊 2021/07/09 14:20(141天前)


從阿里山上的櫻花樹到台北市區的老松樹,全台各地都有詹鳳春救樹的身影。

文/蔡百蕙

根據《財訊》報導,身為台灣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女性樹木醫師,詹鳳春20年前留學日本時,沒有想到自己會走上這條人少的道路,既以醫樹為生,而樹也靠她求生。

「我想盡量保留台灣的老樹,因為老樹的基因就是不一樣。」在接受《財訊》團隊採訪時,詹鳳春說,她在全台到處救樹,特別是許多老樹,它們往往在即將離世前,還會在樹根處留下新長出的第2代,有著相同的基因,可以再活100年。

她心疼重病的它  傳統熏蒸,反讓櫻樹被火炙

「救樹還要默默地救。」她感慨道,經常看到老樹生病了,一般民眾不懂,就去找人用傳統高收費的熏蒸方式來救樹,這其實救不了樹;但找上她,難免被批評是擋人財路。詹鳳春說,她回台從事樹木醫師,比在日本還累,「日本很尊重專業,但台灣不尊重。」已經醫治阿里山上櫻花樹4、5年的她,回憶起第一次上山看櫻花樹的情景,她當時很難過,因為看到那些櫻花樹得了重病還被火烤。

根據《財訊》報導,她在這些百年櫻花樹的身上,看到因長期受簇葉病的影響,出現慘不忍睹的樹形和枝條變形,站在樹前,她不捨地對老櫻花樹們說:為了保全其他櫻花樹,必須選擇伐除你們。於是,她開始砍樹。「砍的同時,我在引第2代的樹,幫阿里山規畫下一個100年。」瀕死的櫻花樹在腳下留下了第2代的小樹苗。「我覺得這好像是一種宿命,日據時期日本人帶了一批櫻花樹,100年後出現了像我這樣的人,為了下一個100年。」詹鳳春說。

7年多前,頂著東京大學環境設計博士和農學碩士光環回台,詹鳳春跌破了一大票親友的眼鏡,「我家人甚至一直以為我讀的是東大補習班,畢業典禮也沒人來,看到我的學位,覺得不可思議。」

她從蹺課到留學  老教授3條件,引進樹藝界


根據《財訊》報導,在桃園中壢鄉下長大的詹鳳春,從小好動、愛玩、愛爬樹,就是不愛念書。高中念的還是補校,而且還蹺到寺廟裡,一度想出家。經常蹺課到佛寺自修念書的她,最後考上輔大日文系。問她為何想念日文?她說:「因為廟裡的師父是去日本佛學院留學的。」畢業後,她到姊姊的花店打工,於是對園藝產生了興趣。又因為在店裡翻閱了日本的花藝雜誌,開始查詢日本有園藝相關系所的大學;存了一筆積蓄之後,就飛到日本考試,順利入學東京農業大學造園系。 …(本文出自財訊637期,詳全文)
FB留言

其它文章

降雨:

氣溫:

合作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