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被討厭的勇氣」作者談阿德勒 讀完可「幸福地死去」

聯合新聞網 2017/05/20 08:00(5天前)
古賀史健(左一)與岸見一郎(右二)連袂來台舉行記者會,暢談寫作「被討厭的勇氣」,將上世紀心理學大師阿德勒的智慧「超譯」到現代的過程。右一為蔡詩萍。記者陳宛茜/攝影
古賀史健(左一)與岸見一郎(右二)連袂來台舉行記者會,暢談寫作「被討厭的勇氣」,將上世紀心理學大師阿德勒的智慧「超譯」到現代的過程。右一為蔡詩萍。記者陳宛茜/攝影
1999年,日本自由撰稿人古賀史健在一間小書店讀到維也納心理學家阿德勒的作品,大為震動。「我讀過榮格,卻從未聽過阿德勒。」阿德勒的出現讓他「人生出現重大轉折」。15年後,古賀史健和日本哲學家岸見一郎合作的阿德勒書籍「被討厭的勇氣」,在台日韓銷量超過350萬冊,改變了許多人的人生。

古賀史健與岸見一郎今天連袂來台舉行記者會,暢談寫作「被討厭的勇氣」,將上世紀心理學大師的智慧「超譯」到現代的過程。

岸見一郎是獲日本阿德勒心理學認證的諮商師,他第一次讀阿德勒是30歲之後。那時,他剛當爸爸,但孩子不聽話,讓他在親子互動的過程中感到疲憊。讀完阿德勒,親子關係明顯轉變。

「讀阿德勒前,我把小孩當小孩;讀完阿德勒,我用『人對人』的關係對代孩子。」岸見表示,雖然孩子知識不充足,父母仍必須以「人對人」的關係對待。「我盡量用孩子可以理解的方式跟他溝通,在這種模式下,孩子也會用自己的語言跟我溝通。」從此,他跟孩子的關係「進展到神奇的地步」。

「在東亞,職場關係與親子關係總是過於親近。」古賀說,「被討厭的勇氣」告訴讀者「人際關係需要保持距離」。有趣的是,日本讀者讀完覺得阿德勒很西方,西方讀者卻覺得阿德勒很東方。

1973年出生的古賀是株式會社batons代表,專門以聽寫紀錄的方式撰寫書籍,協助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出版書籍。他和1965年出生的岸見一郎,彷彿「被討厭的勇氣」書中「年輕人和哲學家」的化身。古賀不斷提問,岸見一一回答,古賀再以年輕人的觀點與語言書寫,寫出在台灣狂銷60萬冊的「被討厭的勇氣」。

「我就像書中的青年,老師對我的問題從不逃避,打開我的心房。」古賀表示。岸見則坦白:「是古賀不讓我逃避,那也是我學習成長的機會。」他透露,兩人花了兩年時間爭辯討論,「討論到彼此都能接受的程度才罷手」,才開始動手寫這本書。

「被討厭的勇氣」骨子裡是哲學、心理學,卻用生動鮮明的對話表達。「不艱深的哲學,才是哲學的本來面貌。」岸見認為,「說法簡單,不代表想法也很簡單。」這也是阿德勒心理學的精髓。

「被討厭的勇氣」不只影響年輕人。岸見透露,一位80歲的老太太寫信告訴他,讀完此書可以「幸福地死去」。她跟孫子關係長期不睦,讀完此書明白自己過度干涉孫子的人生,但還有修補的機會。「這不是一本絕望之書,而是一本希望之書。」

「阿德勒的學說,是有史以來人類還未達到的境界。」岸見坦承,阿德勒的世界「不是現實世界,而是理想世界」,一般人難以企及。但是,「只有理想才能改變現實」。

「被討厭的勇氣」系列出了兩集,會不會想出第3集?兩人表示,這是最後一本著作,「如果要出第三本,代表前兩本是失敗的。」岸見期許讀者:「請抱著被討厭的勇氣,把心中想說的話告訴你所愛的人。」
FB留言

即時生活
媒體

降雨:

氣溫:

精選照片